鲤城纪委 > 廉政时评 > 清源茶座  
有“房”难言
2018-07-31 20:48:08    石狮市纪委监委

    “山鸡变凤凰”,江凌娅攀上齐镇长的“高枝”了。老母亲眼瞧着齐家老三搀扶着凌娅走进“好多圆圈”标识的豪华婚车里,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 

    归宁宴结束时,老母亲悄悄地把凌娅拉到一旁,嘱咐着“阿妹,那齐镇长功夫了得,你好好跟他说说,给咱家房子办个证吧”。母亲说完,一声沉重的叹息。 

    “弟媳妇瞅不上石头房,长住娘家,即便年节也不肯带孩子回来看看”,凌娅深知母亲的心病,可自个儿在齐家“如履薄冰”,哪有说话的份,这些苦楚又岂敢让母亲知晓,怎么忍心打碎她满怀希望的霞光! 

    “去,不去,去,不去……”恍惚间好似大伯不耐烦的手甩过。入门那天,齐镇长没个好脸色,“要背景没背景,要嫁妆没嫁妆的,寒碜小村子走出来的,究竟给老三灌了啥迷魂汤,硬是嫁入了齐家”,大嫂的嘀咕声,叫凌娅心里直打寒颤。 

    母亲眼角的皱纹有如细细的针尖戳在心头,凌娅从娘家带回来的土鸡、土鸭、土鸡蛋,怯生生地搁在高冷的大理石餐桌上,正如刚过门时的窘样。 

    “齐响,能不能陪我到大哥家,拜托他给咱妈的房子上个翻建证明……”。不等凌娅说完,“你还嫌受的气不够吗?要去求他!”齐响一下子挺直了腰杆。在齐镇长看来,凌娅是始作俑者,一举捣破了原本他给老三张罗的“政治联姻”,当然,顺带迁怒于齐响身上,小夫妻俩没有好果子吃。 

    “感情投资嘛,要靠经营,总得测算回报率。”这是身为镇长的齐家老大所奉行的金科玉律。老大从乡镇小科员起步,干到党政办主任,一路灵光,如今跻身正科实职行列,算是手握重权的“一方诸侯”。老二经营建材生意,不少客源是老大一手介绍的,常有大笔银子进账,赚了个盆满钵满。正是这套“投资”攻略指导有方,齐家这几年风生水起,门楣光大。 

    也难怪,自打迈进齐家的婚车,不明实情的凌娅母亲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镇长发声,房子就能翻建了、孙子可以回来了,日子有盼头了。 

    看着凌娅泪眼婆娑,齐响心软了。“大哥,我们给侄女送点农家土鸡蛋”,叩开老大的家门,齐响先低了头。老大生冷地回应,“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何贵干?”躲在丈夫身后的凌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支支吾吾地说,“我娘家的房子,当初找乡邻买下时,已过了几手,文书凑不齐,搁了好多年无法翻建,一大家子……”“行了,行了,办事都要讲究个规矩。”老大毫不客气地打断。 

    凌娅惊出一身汗,再瞅瞅带来的鸡蛋,放在堆满高档茶叶、香烟的茶几上,是如此“礼轻”、突兀、土气。一瞬间,她明白了这“规矩”得有多重,十分尴尬与不安…… 

    不久,凌娅怀孕了,肚子一天一天凸起来。不忍心看着孕妻成天为了娘家房子的事儿唉声叹气,齐响咬紧牙根,购下老大最爱的茅台酒,再进商场给大嫂带了几盒阿胶糕,也不忘给侄女稍了个时髦的“艾派IPAD”。 夫妻俩数着满满的一堆礼品,合计着“还算过得去”,遂趁着暮色,再次来到老大家碰运气。 

    “大嫂,怎么不开灯?”齐响心头不妙。“你大哥进去了!”一向妆容精致的大嫂邋遢地蜷缩在墙角哭泣,不谙世事的侄女正拆着礼品盒当扇子耍玩。凌娅小心翼翼地摸进厨房,不消一会儿工夫,端出两碗面线糊,顺手下米煲粥。大嫂五味杂陈,半响吐了句,“平常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现在,家里清冷得慌,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自己人,才是真心的。”凌娅顿时红了脸,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不自觉地缩回去。 

    齐家倒台,房子的事儿彻底黄了。母亲捶胸哀叹,“这天变了。”三个月后,上头来了个驻在村里的“官”。凌娅思来想去,决定放手一搏,把石头房的来龙去脉缩成一封信,托母亲带给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官”,只当是最后的赌注。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事情居然有了转机。凌娅的一对双生儿降生那天,母亲欢天喜地带来了喜讯,“村里新来的‘官’前阵子来到咱家询问好些事情,还给咱跑腿打证明补手续,这不,来通知咱家的房子可以翻建啦!”而后,老太太又自言自语道,“花钱办不成事,不掏钱反倒成了事,好福气!”(作者:陈伟鹏,系石狮市纪委监委组宣部部长) 

【责任编辑:庄秀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