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城纪委 > 廉政时评 > 清源茶座  
从“怎么办”再出发
2018-10-16 19:12:37    南安市纪委监委

  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关于新人的故事》是一部充满革命激情的伟大著作,于1863年刊发在进步杂志《现代人》。作为完全是在监狱创作完成的作品,这部掷地有声的小说刻画了薇拉、罗普霍夫、吉尔沙洛夫、梅察洛夫和拉赫美托夫等“新人”,他们虽身处沙皇专制的黑暗时代,但却秉承为民拼搏的奋斗信念,全力以赴为实现美好生活不懈战斗。

  作者通过塑造新式人物并且传递进步思想,揭示未来新的发展前景,预示未来新的社会希望。这样的艺术视角表达,这样的文学内涵挖掘,就是放在10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和价值。我们在体验小说的过程中,一定意义上也是接受信仰和再教育,开始责任和担当的再践行,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怎么办——关于新人的故事》就是关于“信仰”和“担当”的最佳阐释者和最好精华本。

  车尔尼雪夫斯基于1828年出生在旧俄萨拉托夫的一个普通神父家庭,1862年被沙皇政府逮捕,1864年被判处服7年苦役并终身流放西伯利亚,1889年才获准返回故乡,由于备受摧残折磨,他于1889年10月因病逝世。伟大革命导师列宁称赞车尔尼雪夫斯基为“未来风暴中的年轻舵手”,R.B.普列汉诺夫把车尔尼雪夫斯基比作“俄国的普罗米修斯”。车尔尼雪夫斯基作为著名革命家、哲学家、作家和批评家,一生都在为真理和信念奔走呼号,他的一大杰出历史贡献就是把俄国革命民主主义思想发展到空前高度。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在《自由与爱情》写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们同样很容易在《怎么办——关于新人的故事》看到了生命、自由、爱情和革命的影子,少女薇拉反对买卖婚姻,离家出走,嫁与罗普霍夫;薇拉对自由热烈追求,崇尚自然科学,希望人人都能快乐幸福……车尔尼雪夫斯基试图借助这些刻画描写,让我们相信生命是那样可贵,自由是那样美好,爱情是那样动人,革命是那样富有挑战和激情,我们也切实能从作者身上感受到其内心气势磅礴的革命力量,深刻体会到作品字里行间所传递的无与伦比的精神鼓舞。

  “怎么办?”在流露对于旧社会秩序的质疑否定的同时,其实更多的是表达对未来新社会的憧憬和努力。当一个人开始反复追问着“怎么办”的时候,他就拥有了生的契机和希望。正如鲁迅先生坚信“这毫不动弹也是一个错”,他在《呐喊•自序》写道:“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我们并不难发现,濒临绝境之时发出的“怎么办”——就是这样一道振聋发聩的嘹亮声音,让我们得以清晰瞧见一个革命者对于自身处境的深刻自省,对于人生信仰的执着自勉,这些积极向上的精神品质尤其难能可贵,它们不会因为时光流逝而发生丝毫变化,仍然具有强大旺盛的生命感召力和信仰感染力。

  “怎么办”既可以简单理解为个体的自我发问,也可以概括成整体系统的危机认识。看看今天的发展变化格局,无论是对于中国来说,还是对于世界而言,其实无一不是处在息息相关的命运共同体中,我们一方面都在充分挖掘并分享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另一方面也必须正视尴尬而复杂的现实生存危机,这些危机要素随机组合成为无数个“怎么办”。当然,最后归根到底,最为妥善的解决办法就是,整个人类社会大家庭必须在大胆直面、系统梳理、理性化解和迎接挑战中,敏锐地从“怎么办”获得发展信心和理想办法,行之有效地克服任何一己之私欲、偏见、隔阂、狭隘和冷漠,研究“怎么办”问题,凝聚“怎么办”共识,展望“怎么办”愿景,在解决一个接一个“怎么办”中全力以赴再出发,共同携手开辟和塑造全新历史发展的新天地和新形象。(南安市纪委驻市教育局纪检组 姚添丁)

【责任编辑:庄秀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