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城纪委 > 廉政教育 > 勤廉风采
高级检索
分享
“大湖鸿雁”唐真亚:小木船21年划过30万公里水上邮路
2021-01-07 16:56:42    来源:光明日报

  “好山好水好风光……”碧波浩渺的洪泽湖上,唐真亚一边开着船,一边哼着歌。寒冷冬日里,他穿着一件单层制服,里面套着红线衫和小棉袄,直说热。也难怪,要没有这副好身板,21年前,他就不可能靠着一艘小木船划出一条40多里的水上邮路。

  1999年,唐真亚从民办教师转行,成为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邮政公司老子山邮政支局仅有的一名投递员。在他之前,这里陆续走了11名投递员,工作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老子山镇位于淮河和洪泽湖交界处,总面积300多平方公里,全镇约1.8万人口,近一半分散居住在湖面和50多个大大小小的滩头上,以养殖和捕捞为生。距码头最远的刘嘴村,来回一趟有40多公里。

  21年来,唐真亚累计蹚过30多万公里水路,在干好投递工作的同时,想渔民之所想,为他们捎去油盐酱醋、带去致富信息,风雨兼程,不辞辛苦。2019年,唐真亚当选为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

  “喜欢的事情就想方设法做好”

  渔民们常年在湖上漂着,迁居频繁,住址不固定,信件包裹全靠亲戚朋友相继转送,不仅耗时费力,还常常丢失。

  “要为湖区渔民送邮件。”从上岗第一天起,唐真亚便下定决心。湖区的投递工作有其特殊性、复杂性,一旦信件名址不详,所耗时间和精力往往是陆上的几倍甚至十几倍。唐真亚靠着一条小木船,硬是一桨一桨地划出了水上邮路。

  夜幕降临,唐真亚开始接收包裹、分拣邮件;太阳升起,陆上投送随之开始;中午12点左右,完成了陆上投递工作后,一天工作中最辛苦的部分来了——平均每天有几十份邮件需要唐真亚开船送到洪泽湖区渔民的手中。

  在湖区上投递是无遮无挡的。夏天头顶烈日,唐真亚常常被晒得头晕眼花,划船时感到胸闷气短是常有的事;冬天冒着风雪,脸上像刀割一样疼,手脚被冻僵。还有春季的大风、夏季的雷雨、四季的水涨潮落,以及突然而来的狂风掀船……唐真亚曾数次差点葬身湖底。

  2003年7月,一封落款为“长山村杜中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了唐真亚的手中。长山村有6个组,组与组之间相隔约15公里水路,唐真亚跑遍整个村,渔民们都说不认识此人。几经辗转、多方打听,唐真亚终于得知杜中祥住在靠近盱眙县的一个叫“剪草沟”的芦苇丛中。

  当时正值汛期,洪水滔天。唐真亚背上水和大碗面进入湖区。当行驶到湖心时,风力陡然达到七八级,一个大浪打过来,小船顷刻间被掀翻。唐真亚一手举起邮包、一手扶着船舷在风浪中挣扎,后来在过路渔船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杜中祥的家。看着浑身湿透的唐真亚,杜中祥的父亲极为感动:“你冒着这么大危险,坚持把通知书送到我们家,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啊!”

  这份执着源自喜欢,源自责任。21年来,唐真亚累计投递报刊126万余件、信件10.74万件,保持着零差错的纪录,被湖区居民亲切地称为“大湖鸿雁”。“我喜欢这份工作!”唐真亚说,“我喜欢的事情,就会想方设法把它做好。渔民们需要我,我有责任把它做好。”

  是邮递员也是百事通

  2006年起,来往于水陆之间的唐真亚开始主动帮助渔民带一些东西。渐渐地,小船上除了邮件,还有帮大家带的油盐等生活用品和渔网、浮球等捕鱼工具。时间长了,渔民们把唐真亚当亲人,连从镇上存款和取款这样的事情也会放心交给他。

  为让更多渔民及时了解和掌握养殖技术,唐真亚操起了教师老本行。他先后为新滩村“渔家书屋”购置和订阅了1300多册科学养殖等资料,并邀请渔业技术人员定期向养殖户传授技术,现场解答渔民提出的养殖难题。

  新滩村的何广来是众多受益者之一。通过学习科学养蟹,他正确使用消毒产品对放养前的鱼塘进行消毒,对水质进行管控,按照科学方法放入定量的蟹苗。2006年,何广来开始养蟹的第一年,蟹塘没发生一次病害事故,年底就赚了4万元。现在,他已经成了有名的养蟹高手。

  唐真亚热心,渔民们有事总会跟他说。柴油补贴、税费上交、居民低保、医疗报销等各方面问题都被记在了唐真亚的本子上。能回答的,他便当面解释;回答不了的,就向相关部门了解后再答复,不厌其烦。

  2011年,新滩村养殖螃蟹的人越来越多,可外面提供给螃蟹食用的小鱼等饲料价格不断上涨。村民刘培柱萌生了建一个冷库来储存小鱼的想法,但他自己心里没底,便找唐真亚商量。

  唐真亚多方打听、反复考量后,给刘培柱出了主意:“这个冷库可以建。每年大家清理鱼塘时,小杂鱼才几毛钱一斤,而到开春后螃蟹养殖时小杂鱼能卖到一块多钱一斤。有了冷库还能代售养殖用的药物,方便附近渔民,一举两得。”

  出于对唐真亚的信任,当年10月,刘培柱建起了冷库,并从各家鱼塘中收集了几十吨小鱼。2012年开春后,他的冷冻小鱼价格翻了一番,纯利润达到30%以上。

  今年疫情期间,唐真亚更是义无反顾。他不仅及时投递渔民网上购买的生活必需品,还无偿送粮油到因病致贫的困难户家中,为担忧焦虑的人做心理疏导,让他们生活不愁、心里无忧。

  “不是每件事的价值都能用金钱来衡量”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唐真亚的工资并不高。多年来,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我们一家人都对钱不敏感。”唐真亚说,“我也纠结过,但我一直觉得,世界上不是每件事情的价值都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正是这个“对钱不敏感”的唐真亚,每年会给边远山区学生捐赠爱心包裹;2016年,他和三名镇人大代表一起向西藏贫困家庭捐赠衣服300多件;2017年年初,又从全国总工会颁发的劳模慰问金中拿出1000元捐给了老子山镇老子乡土文化研究会。

  龟山村的刘仕祥是个孤儿。父母在湖面上捕鱼时,双双被雷击中,家中仅有一位70多岁的爷爷,常年患病,生活十分困难。2003年,唐真亚得知情况后就和妻子商量帮助他。当时唐家也很困难,唐真亚的妻子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咬牙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春节准备给儿子的一套新衣和150元,送给了刘仕祥。

  从那以后,唐真亚只要投递龟山村的邮件,就会去看刘仕祥,为他捎去学习用品和衣服,与他谈心,鼓励他努力学习。每逢节日,唐真亚还会划着小船把刘仕祥接到自己家中,让他感受家庭的温暖,直到他高中毕业。

  2014年8月,唐真亚偶然得知,镇上张洪喜的父母均患有严重疾病,他本人又患了鼻癌,一家有三人丧失劳动能力。妻子与他离婚,儿子还在读中学,全家的生活全指望低保。唐真亚经常开导张洪喜,还通过共青团、老龄委、学校、校外辅导站等多方协调帮他解决了孩子的学费问题。

  如今,张洪喜在家照顾父亲,儿子也已大学毕业。他常常感叹:“是唐真亚大哥的帮助,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水上邮路的新面貌

  记者跟随唐真亚送完包裹,返回途中,他向记者提出要拍一张合影。眼望波光粼粼的湖水和连片摇曳的芦苇荡,唐真亚动情地说:“下个月来,这些渔民的船就没了。”

  下个月,洪泽湖水域“两船”(住家船、餐饮船)整治工作就要接近尾声,为了保护湖水、保护环境,渔民们全部要上岸生活。对世世代代以湖为伴、以船为家的渔民而言,上岸确实不易。

  渔民们上岸后如何获取稳定收入、上岸后住在哪里等问题纷至沓来。唐真亚利用工作之余往来渔民之间为他们出主意、做思想工作。

  新滩村村民何计来迟迟在岸上找不到合适的住房,眼看上岸时间临近,找到了唐真亚,说明了自己家的需求,不出几日,便租到心仪的房子,一家老小都乐开了花。

  有渔民对补偿款如何支配一时没有主见,唐真亚给渔民讲解怎样合理使用。为解除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他建议渔民将补偿款存入银行,按照一定比例购买养老保险、储蓄和少量经营投资。既为以后生活提供了保障,又有效控制了风险。渔民们纷纷采纳他的提议,对补偿款进行了合理安排。

  “水上邮路还会在。”面对记者的疑问,唐真亚解释道,“渔民们虽然上了岸,但大多还是临湖而居,走水路投递要比陆路方便得多。”

  时光倏忽而过。唐真亚的小木船如今已变为一艘快艇,村民们通过网购的包裹越来越多,水上邮路也即将以新的面貌示人。

  (记者 刘已粲)

【责任编辑:周旋洁】